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01章
    “咯吱。”离古争旁边最近的那个螃蟹,身体表面突然传来一声响动,似乎有苏醒的征兆,吓得古争心里瞬间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也顾不得其他,趁着对方现在动静稍微大一些,触须上下速度慢了一下,瞄准一个缝隙,直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古争直接被两个触手抽在外面的防护罩上,幸好对方无意识的攻击不是太强,古争直接硬抗下来,更是趁势直接逃出他们范围。

    而那个螃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漫天的触须猛然一长,朝着古争飞走的方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”

    转眼间,地面上就被密密麻麻的触须给覆盖,一股强横神识直接横扫这不大的空间,古争躲在旁边一个降落,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香香拼命的压缩面前的水罩,只求对方别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那道神识一扫而过,那些触须也回缩过去,又变成了之前的模样,似乎没有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古争和香香这才虚了一口气,继续等了一会,直到确信对方没有醒来,这才来到那道石门前。

    石门上面浮现出水波般的光芒,一层层来回流动,明显看的出来这层防护更加高级,比外面的防护还要厉害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想要破解这次禁制看起来不容易,尤其后面还有两个让人心怵的灵兽,随时可能醒来。

    古争眉心一动,自身的神识从眉心处涌出来,一股强大的神识之力再次把他们笼罩起来,形成一道新的屏障。

    这样一旦自己这边有轻许法力波动,会直接被拦截在这里面,避免引起后面的注意。

    古争先是拿出之前的匕首,看看蓝色的液体弄否再次奏效,果然不出古争的所料。

    在蓝色液体故技重施想要渗透进去,可是石门似乎感受到的威胁,表面突然一阵光芒闪烁,原本平静的水波变得波光粼粼,水波荡漾起来,散发出氤氲的光芒,直接挡住了它。

    蓝色液体在旁边来回游动,想要突围进去,可是一点用都没有,最后蓝色液体一狠心形成一个锥子样子,朝着水波狠狠的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团氤氲一阵涌动,转眼间幻化成一个老虎模样,灵活灵现,直接一爪子把锥子给打成两散,飞溅出去。

    古争赶忙用匕首接住那些液体,可是还有一些液体在空中直接蒸发掉消失,等蓝色液体完全回到匕首上,直接少了三分之一,可把古争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香香的宝物,但是这种特殊的东西极为难得,尤其还是破除封印,还无法再次补充,这下威力或许有所下降,早知道就不强行试探,谁能想到这防护还自带反击。

    古争手中掐法决,一股青色的光芒在指尖开始跳动,一连五个青芒被古争射在半空中,接着张口喷出五道清气,直接笼罩在青芒之外。

    五个青芒陡然变成五个青色的小旗,古争手法再次一变,那五个小旗竟然无视那外面的水波直接插在石门上。

    只见青旗之间全被一条绿线互相链接,形成了一个五角芒的形状,团团青气在里面开始生起,冲着外面的水波禁制冲了过去,较量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恢复成水波表面连同氤氲,忽涨忽缩,变化万千,最终还是轻轻’噗哧一声,直接消退在边缘,被青光死死的压制住。

    此时石门的禁制已经被暂时破开,古争连忙拉起香香推开石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看似复杂,但是从古争开始放出护罩,在到射入小旗破开禁制,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。

    等到青色小旗再也压制不住水波的时候,那团氤氲化作五道利箭,直接在有些消散的青旗给射破,恢了原状复。

    就连石门也自动关闭了,如果仔细看去,还是能看出来中间的区域暗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古争特意放出的屏障也强无声息的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一切又恢复了之前原状,这个时候几个人影从下面冲了上来,感受空中有轻微战斗的波动,急忙喊道:“两位前辈,不知道你们刚才是否见到有敌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青袍大汉的声音直接吵醒了两个灵兽,漫天的触须直接飞快的刺向他,青袍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直接停在他眼前,离眼睛只有一指的距离。

    吓得青袍大汉一下子坐在地上,冷还瞬间湿透了身体,左边的灵兽慢腾腾,张开如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,老半天看着他,才冷冷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一直在这里休息的好好的,除了你们,我没有感应倒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青年从后面站了出来,刚才他在外面顺着痕迹一路寻找,最终发现线索就在佛塔的前方,这才意识到,自己有可能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计,说不定对方的目标就是这里,很有可能已经进来。

    他回到门口赶紧把自己的猜测告诉那青袍大汉,两个一起打开了通往上层的大门,一路过来没有发现任何痕迹,

    直到最上方,才隐约从空中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曾经修炼过一种秘术,让自己的感官可以放大许多倍,感知道一些细微的东西。不过成功率也不高,听灵兽前辈这么一说,自己也不敢确定了。

    从这里望去,那道石门的禁制好像一点都没有遭到破坏,不过为了保险期间,他还是说道:

    “前辈,请允许我们过去看一下禁制,我们绝不会打开进去,只是最终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这样会得罪对方,这不对不这样做,再说了,他们也没有办法进去,只能在外面观察一下,谁让对方有如此高诡异的手段,绕过两次不同的禁制。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空气中突然响起一声闷哼,重重的打在大家的心头上。

    后面几个修为比较低的直接昏死过去,而青年他们两个则是脸色一白,口角溢出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小娃娃,就知道扰人清闲,我都活不了几个年头了,还不让我清净清净。”右边的那个巨大的螃蟹缓缓的起身,同时身形在慢慢缩小,很快就缩小一半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怎么老说这么糊涂的话,你至少还能在活几万年呢。”左边的那位突然开口道,同样缩小一半身形,从中间让出了一处通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修为一样,竟然是爷孙两个,也不知道生活了多久。

    反正自从青年来到这里几万年,就曾经见过他们两个,不过那时候他们在外面休息,整天趴在那里,和平常碰见的灵兽一点也不同。

    “谢谢前辈。”两个还是恭敬的说了一声,这才从中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这里有人来过吗?”青袍大汉低声问着青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一点也不确定。”青年感受那爷爷级别的灵兽,正不满的挥舞着触须,来回敲打的墙壁。

    动荡的噪音不断的响起,简直折磨他们的耳朵,心里都想吐血,知道这是估计给恶心他们,谁让他们打扰他们休息。

    这气息和刚才自己感受到的气息差不多,现在自己也不敢肯定了。

    两个很快就来到大门书,可是现在那水波依然波光粼粼,他们基本都没进来这里,有一些的稍许变化根本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般这些事情都是王统领来办,所有的东西都是经过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发现?”

    青年摇了摇头,自己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,看来刚才心里的一丝触动,或许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前辈,在下也是关心这里,外面闯进来一个小贼,有些特殊的本事,请两位前辈多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他们两个带上自己的手下,匆匆离开了这里,他们还要去其他地方巡查,所有人都被发动起来,寻找藏匿起来的贼人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所有人离开这里,只见那个爷爷从口中吐出一个罗盘,散发着黑白相交的光芒,直接飞往楼梯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那罗盘在空中滴溜溜的一转,浑身光芒大作,在楼梯口出现的时候,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罗盘,正好楼梯防护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罗盘的身形就渐渐消失不见,完美的隐藏在下面。

    爷爷满意的看了一眼,紧接着用巨大的螯钳敲了一下自己孙子,两个身体急速的缩小,朝上飞去。

    头顶的墙壁上恰好露出两个小洞,把他们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在青袍大汉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古争和香香已经出现在一个小型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,香香和古争彻底显示出身形,对方不通过那道门,是无法进来。

    香香欢呼一声直接扑了上去,而古争则在打量着周围。

    这个空间不大,只有外面一半都不到,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玉柱,直冲塔顶。

    玉柱上铭刻着无数符文,柔和的白光从玉柱的躯干上散发出出来,形成一道道白色的射线,而在玉柱的周围,则耸立着十几根大小不一的玉柱。

    那些白色的射线则化作一个圆球,牢牢的讲上面的物品给笼罩住,依稀可辨里面放着许多精美的盒子,不知道里面放着些什么,显得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但是古争知道里面的东西绝对差不了,哪怕这么严实的保护者,空中也弥漫着一股清香,说不出什么味道,好像是多种珍贵的东西散发出来,混合而成。

    只是闻着这样味道,古争就感觉精神一震,心中的一些焦急敢也随之而去,自己体内仙气在缓缓恢复。

    在周围的墙壁上,则镶嵌着一个个不知名的宝珠,从那上面同样射出一道黄色的光芒,白自己身下区域给笼罩住,里面也放着一些精美宝箱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这待遇,明显的又低一个档次,明显没有那上面的精贵。

    此时香香不停在那玉柱上来回旋转,时不时还挺起秀气的鼻子,来回嗅嗅,想要分辨出哪一个才是自己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那道白光杜绝了所有神识的探入,香香只能耸着脑袋回来了,站在古争身旁,两只眼睛还不死心到处看,似乎能穿透护罩和里面和盒子,知道里面装的什么。

    古争也仔细看着,脑中在想办法怎么才能破开,而不引起外面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些护罩和玉柱相连,而玉柱又和塔顶相连,如果想要暴力破开的话,其实就是和整座佛塔对抗,古争才不会那么傻这么做。

    古争眼中不断闪动着,如果仔细看去,会发现一种种神秘的符文在眼中浮现,古争竟然想要试图解析出那护罩的弱点。

    良久,古争才闭上了双眼,稍微有手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睛,他的如意算盘失算了,建立这座石塔的水平之高,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也完全没有收获,因为他发现一点可以利用的地方。

    古争示意香香靠后一点,其手一挥,十几道青色光芒从袖口出现,古争连连打出一道道法决,只见那十几道青芒化为十几个青色的小旗,错落有致的落在一个玉柱的外面。

    接着双手继续挥舞,小旗上面直接射出一道道光线,在玉柱的上方交汇一个点,那个青点直接流落下万丈光雾,形成一个倒碗形的护罩,把玉柱从上到下扣在里面,单单只留出那天白线的空隙。

    古争再次从口中喷出一道青气,青的有些发绿,直接控制它小心进入了青色的护罩里,停在白色护罩的外围。

    古争已经做好准备,那团青气直接化作一把利刃,瞬间朝着白色护罩上扎了进去,想要就此捅破它。

    而外围的青色小旗在同一时间,让拿束白光照束自己身护罩上,青色的护罩上面光芒流转不定,它在模拟白光的气息,想要骗过玉柱。

    结果出乎古争的意料,当青气堪堪刚刚刺进去一半的时候,那白色护罩表面立马光芒大放,无数的白色霞光凭空出现,形成一道道锋利的羽箭,直接冲着外围的护罩冲过过去。

    古争哪能想到这个,而且这青色护罩对内一点防护都没有,转眼间都千穿百孔,直接消散空中,连带着小旗受此打击也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玉柱的白光毫无障碍的再次接上了白罩之上,只见玉柱上面符文团猛然一亮,无数纤细的白丝从石柱上射出,直接缠上了那团青气。

    只见那白丝高速颤抖,青气瞬间被撕扯成无数青丝,飘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而白罩在玉柱的补充下,飞快的愈合者,转眼间就恢复到最初的样子。

    古争看着这一幕想了很久,最终决定还是加大阵势,应该可以承受更大的冲击,而不引起佛塔的过激反应。

    古争自此飞出十几道青光,和之前一样再次布下一样的阵型。

    只不过古争掏出肖一天送给自己的宝镜,直接射出几道白色的光芒,在空中凝聚成几面水雾,相互叠在一起,每个之间有着非常细微的空隙,在玉柱旁边引而待发。

    一道黑光和一道青气从古争口中吐出,再次进如了青色护罩之中。

    这次古争准备十分充分,可是他思量很久,才有把握动手,成败在此一举。

    前面和之前一样,等到漫天的羽箭再次出现的时候,早在里面蓄势待发的黑光,瞬间闪电般的速度,全部把那些羽箭给拦截住,全部打击成碎光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古争一挥手,那道黑光直接冲着青色的尾部,直接把它打了进去,自己则代替她,卡住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青气进入白罩里面后,身上立马迸发出强烈的光芒,强力的法力波动在其上面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青气的自爆,白色的护罩终于承受不住双面的打击,如同玉片一样,一片片的裂开,落了下来,连底下那洁白的玉柱都明显暗淡。

    然而中间的玉柱似乎感应到护罩的破损,身上的符文光芒尽数闪烁起来,同时其他光柱上面也闪现出许多白色的霞光。

    一道粗大的光柱和十几道细小的白色霞光,从四面八法朝着这个有些破损的护罩过来,似乎想要救援它。

    那几道水雾’唰‘的一下直接挡在光柱前方,白色的光柱射入水雾当中,身形的速度大大减缓,如同在空中慢动作一样,一点点的前进。

    而十几道霞光,则在面碰上青色的护罩,护照上面表面光芒狂闪,肉眼般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古争在对方受阻一刻,直接闪身进入,落在玉柱旁边,手上冒着金色的光芒,朝着那上面的玉柱使劲一拍,金色的光芒顺着上面快速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玉柱轻微一阵颤动,原本洁白的玉柱被金色光慢快速侵蚀着,上面的光芒在飞快的暗淡,玉柱上面的图案被染成了金黄色。

    等到玉柱被完全成金黄色的时候,中间玉柱停止了发射粗大的光束,而其他玉柱上的汹涌霞光头也缓缓消退。

    仿佛这道玉柱已经从他们的序列中消除,直接忽视不见,又恢复到之前平静的情况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古争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,伸手一招,所有的气劲全部消失不见,只剩下自己身边一个金黄色的玉柱。

    “哇,古哥哥你好厉害。”香香在旁边看完这一切,崇拜的说道,自己刚才已经想了许多办法,可是一点头绪都么有。

    “咱们来看看这里是否是你想要的东西。”古争招呼着香香过来。
为您推荐